独家专访奥兰多·布鲁姆 | 想做硬汉,但终究改不了暖男

摘要: 开花这一次终于尝试硬汉角色了

10-12 07:43 首页 巴塞电影

《极致追击》已经登陆国庆档,奥兰多·布鲁姆则提前来了中国,跑了几个城市,只为了宣传这部他主演的中国片儿。


是的,这是一部“中国电影”——在几日前接受巴塞电影专访时,他这样告诉我们。



奥兰多·布鲁姆 | 巴塞电影 专访视频


老百姓们判断一部电影是“美国片儿”还是“国产片儿”,通常只看两个直观的标准:说哪国话、请了哪国的演员。


从预告片来看,包括片中的华人演员也都说着大量英文对白;而从卡司来看,任达华、熊黛林、昆凌、吴磊,加上奥兰多·布鲁姆的组合,也免不了让观众心生几分好奇。

《极致追击》海报


而在布鲁姆看来,这就是一部使用了西方化的剧本,以西方化的制作理念来拍摄的一部中国电影,一个发生在中国的故事:

一个名叫丹尼的英国安保专家,来到了上海,爱上了一位中国女孩。却因为一幅重要油画被盗,让他原本成功顺遂的人生即刻发生了180度大转弯,于是他带领着团队展开了一场“极致追击”。


影片拍摄时遇到的最大的困难,他不止一次地提到,是在一个多国文化融杂、存在语言隔阂的团队里,如何保持高效地沟通和协作。


这个挑战,同时也成为了布鲁姆被这个项目所吸引的原因。事实上,巴塞电影问了一个稍显刁钻的问题:

这些年你尝试了各种各样的角色、不同类型的项目,有文艺片,有电视剧,还有百老汇舞台剧,像《极致追击》这样的商业动作片还能使你兴奋吗?


布鲁姆出演百老汇舞台剧《罗密欧与朱丽叶》


他当然嗅到了问题中隐藏的小小质疑(我们总不能问,“欧美明星来中国拍合拍片,是否都是来捞钱的”),但依然从容礼貌地的做了解答,并且滴水不漏:

“所有工作都有不同。我之所以热爱这部片子,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它给了我一个机会,去融合两种文化;去挑战看看能否把一部中国电影做到让西方观众也能理解和欣赏的同时,中国观众也能喜欢。


因为显然我是个西方演员,当进入到一个中国故事、中国世界里来,就要考虑如何能够让两方面的观众都能接受?这是我们在试图做到的事。”



布鲁姆风度翩翩,脸上笑容始终迷人,但这样的回答似乎还不能让我们满意。于是我们继续追问,是什么让他对片中男主角丹尼这个角色产生兴趣的?


回答这个问题的布鲁姆终于显得饶有兴趣起来:

首先是因为我在这个角色身上看见了我自己,我可以看见自己扮演这个角色的样子,你明白吗?


其次他是个很有意思的人,他处在人生的低谷、有很多东西需要去证明,要证明给他的团队、他的女友、以及他自己看。


我觉得这是一个和时下许多年轻人的状态相契合的主题。很多人都在试着变成功,他们有时会忽视一些真正重要的事。


《极致追击》剧照


后来谈到他为这部电影所付出的辛勤准备,他又再次提及,与导演一起探讨这个人物时感受到了这个人物的丰富性:

“研究这个人物是很有趣的,他究竟是谁,一个面临人生转折的人,一个成长中的人。我们花了很多时间研究剧本,也花了很多时间讨论角色、如何让他显得真实可信。”


《极致追击》剧照


这次这个角色与布鲁姆以往的荧幕形象确实有所不同。


过去人们对他的印象大多建立在《指环王》中金发飘逸的精灵王子,和《加勒比海盗》里温柔正直的铁匠威尔,哪怕算上后来出演的独立电影《好医生》等等,也都是纤细俊朗的美男子形象(似乎和“开花”这样的昵称格外契合)。


难怪当被问及出演硬汉角色的体验如何时,他的反应是:

“我是硬汉吗?我还从来没演过硬汉呢,如果你们这么觉得,那很棒啊!”


《指环王》、《加勒比海盗》、《好医生》、《伊丽莎白镇》等过往作品形象


《极致追击》里的丹尼应该可以算得上硬汉了。从官方剧照和预告来看,他的脸上不时挂彩、打戏繁多,又有不少难度颇高、节奏凌厉的动作戏,还要背负误会与阴谋——就算不说颠覆形象,也是一次全新的尝试。


对于打戏,新晋硬汉布鲁姆却显得游刃有余——毕竟是片场上多年摔扛滚打过来的练家子了。人们反复问他,片中的动作戏难吗?危险吗?如果说不难不危险,那么作为观众也许就要怀疑这部动作片的水准;但又如果口口声声都在说难、说危险,则又该显得不够硬汉了。

《极致追击》角色海报


布鲁姆显然是个很聪明的人,处处透着英国绅士的周全妥帖他。他的应对方式是一边说这不难不危险,一边透露给我们一些高难度动作场面和片场意外:

“不能算太危险。骑摩托车的场景可能有一点,毕竟你在飙一辆摩托车(笑)。不过我在摩托车上还挺自在的,我本身就一直很喜欢骑摩托。还有段戏是需要我从二楼上跳下来,我当时不觉得这场戏有多危险,但在摔落过程中确实发生了点小意外。不过现场有足够的保护措施,所以还好。”



他会告诉我们他身上有多处拍戏受过的伤,却仍总是希望亲力亲为完成动作戏份吗?当然不会,这样才不硬汉呢。


奥兰多·布鲁姆对同戏的华人演员也都给了非常高的评价。关于昆凌,他的形容是“一个很可爱,很用功,很甜的女孩,到了戏里却要扮演一个完全反差的角色:个性叛逆、态度高傲,但她完成得很好也很努力”。

昆凌在片中饰演一位叛逆打女


至于香港老戏骨任达华,布鲁姆则言语中充满敬重和感激:

“和任达华合作很享受。他是个很慷慨的人。他在片场对我们帮助很大,因为语言差异,拍摄中的交流原本是个难题,好在他的英文很好,所以能够帮助到大家的沟通。所以我很感谢他。我想是多亏了我们剧组中所有人作为团队的齐心协作,才终于拍出了这部电影。”


《极致追击》现场工作照


这天的布鲁姆看起来其实已经有几分奔波的疲惫——他此趟来华之行已经走访了北京、青岛、成都、广州等几个城市,可以说是日夜兼程地赶场赶路,但采访全程不论镜头前镜头后都非常温和亲切、保持着专业的态度。


从上文中听他对他人的评价中也能发现他的谦逊、他的充满善意——与我此前所想象的一个充满距离感、矜持而紧绷的国际大明星全然不同,他是相对放松的:


他跟我们透露,在上海拍摄《极致追击》期间,他的儿子弗里恩来探望了他,而他们一同去了迪士尼、最爱玩“创战纪”过山车;也分享了他吃火锅时看到从来没吃过的各种奇怪的食物时惊讶的心情、因为赶宣传而没有机会好好享受每个城市的遗憾等等——就在这样的闲聊间,他便不知不觉使你感到距离的拉近、隔阂的消弭。


尤其令人印象深刻的是,他在倾听提问时,喜欢盯着对方的眼睛,有时会歪一歪头把一侧的耳朵偏过来听你,但眼神却并不游离开——据说这是一个善于倾听之人的表现。甚至当现场有位记者发出了一声小小的喷嚏声,他都能觉察到,马上笑着对着声源说了句“Bless You”(意为“保佑你”)


原来,他想做硬汉,却终究改不了暖男。



首页 - 巴塞电影 的更多文章: